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暈眩是常見的疾病,中藥處理暈眩,常有不可異議的效果,舉個案例來介紹中醫的「濕氣理論 」。

這位 40 多歲的女性,三、四天前出現暈眩、整天的噁心感、曾嘔吐過一次、稍有黃痰、特別是,背部有燥熱的感覺。

如果從西醫的角度分析,可能是腸胃炎,但無法解釋為何有黃痰。或著是腸胃型的感冒,但是沒有發燒,沒有腹瀉,也沒有咳嗽流鼻水打噴嚏。

中醫的角度來看,暈眩噁心嘔吐、有痰……這些都是所謂的「痰飲阻礙陽氣上升」。中醫講「痰」或「飲」,是指身體水份代謝失調,使得水份的分布不均勻。水分代謝失衡,是中醫理論中相當重要的一環,「飲」通常指在腸胃道的多餘水份,而「痰」除了指肺部有形的痰以外,也泛指身體的肌肉、臟腑的多餘水份,其他類似的名詞,還有「水氣」、「懸飲」、「溢飲」、「支飲」……等等。

這個病人當時的脈象如下:

右手的脈象在寸關部位是細緩微弦,按之無力,這是標準的痰濕的脈象。左手的脈象是滑脈帶弦,是肺氣稍有受到寒邪壓制的現象。

中醫界有句名言:「脾為生痰之源,肺為貯痰之器。」意思是說,雖然在肺部見到痰,但是要考慮是因為脾虛不能代謝水分而造成的。

我給病人三天的小半夏加茯苓湯,

小半夏加茯苓湯是著名的方劑,組成只有三味藥:生薑、半夏、茯苓

 

方劑的出處是東漢.張仲景的《金匱要略》,條文如下:

嘔家本渴,渴者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飲故也。小半夏湯主之。

卒嘔吐,心下痞,膈間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湯主之。

三日後回診,病人非常高興的說,她的暈眩、惡心、背部燥熱等症狀都已經全部消失。

讓我們來看一下這次的脈象:

左手脈象的弦已經不見了,這是生薑把身體的寒邪驅除了。右手寸關的脈象也變成細滑脈,而脈稍稍變寬,代表脾胃水分代謝的能力稍有恢復,但還沒有完全好轉。因為痰飲影響睡眠的代表方,就是內經十三方裏的「半夏秫米湯」,不過科學中藥沒有秫米可用,因此改用薏仁取代。因為脈象上病人的脾胃力量較弱,因此保留茯苓。本週的治療處方就是:半夏、薏仁、茯苓。


個人的 一點小感想:

在中醫無數的方子中,組成方劑的藥物種類有很大的差異,大多數的方劑組成,大概在 10 多味藥物上下,有些丸劑會由 20-30 味藥物組成,但也有些方劑的成是由區區二、三味藥物組成。本案例所使用的「小半夏湯」、「小半夏加茯苓湯」、「半夏秫米湯」就是這類。

東漢的張仲景醫師,後人尊稱為「醫聖」,用藥多半簡單,「桂枝湯」只有 5 味藥、「麻黃湯」只有 4 味藥。

用藥最龐雜的醫學大師,大家公認是金元時期的「李東垣」,他最著名的方子「補中益氣湯」有8味藥物、「清暑益氣湯」有 17 味藥物。更神奇的,就是「補中益氣湯」的加減(註1),居然超過20個方法。(張仲景的方有7個加減已經是了不起的多了)。可見李東垣醫師是位心思多麼慎密的人,他注重氣血的「升降浮沉」,雖然藥物龐雜,但每個藥物的任務卻都井然有序,因此並不需要使用很大的劑量。

清朝的葉天士醫師,也是「輕靈派」用藥的代表,大多數的病人都是用 6-8 味藥物來處理,看似輕描淡寫,卻常有神奇的療效,時人稱他是「天醫星」下凡。葉天士自己謙稱,李東垣的藥味太多,他學不來,只好學張仲景的用藥手法。其實葉天士對於李東垣的學術思想十分了解,也有充份的掌握。葉天士的方,不但藥味少,而且用的藥量更少;可以說是集張仲景和李東垣的特色於一身。

近十多年來台灣的中醫蓬勃發展和科學中藥的便利性有很大的相關,由於科學中藥是由藥廠煎好後直接製作成藥粉,在調劑時無法減少藥味,增加卻很容易,於是漸漸出現一種「多方派」的醫師,幾乎每位病人的處方,都使用 3-5 個方劑組成,算一算整張處方大概由 30-40 味藥物組成。

藥味多寡當然和病人的病情有直接的關係,能夠治療疾病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不能從藥味的多寡來判定醫師的良莠,有些大陸的名中醫,開起方子來也是30-40味藥。不過這種「多方多味」的處方風氣,的確和傳統的中醫思維有所落差,也必然造成未來中醫的新進人員在學習及傳承上的困難。(註2)

「多方多味」是中醫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新現象,而且這個風氣好像有愈來愈盛行的趨勢,不知道對於未來中醫學術思想的發展到底是好或壞?只有留待歷史的見證了……

 


 

 

註1:……for 中醫愛好者的講解:

所謂「加減」,就是把方劑中拿掉一兩味藥,或是加上一、兩味藥。這個步驟在以往只有水煎藥的時代,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譬如常用來治療寒咳的「小青龍湯」,共有七味藥物「白芍、乾薑、甘草、細辛、五味子、半夏、麻黃、桂枝」;如果病人出現了氣喘的現象,那就去掉「麻黃」,加上「杏仁」。但是科學中藥的「小青龍湯」,是在藥廠就將七味藥煎煮後,再濃縮成藥粉,因此在診所就沒有辨法去掉「小青龍湯」中的「麻黃」。但是,如果病人有胸悶的情形,就可以用「小青龍加石膏湯」,也就是把「石膏」的單味科學中藥,和小青龍湯混合即可。這就是我所說,科學中藥「易加難減」的特色。

註2……for 初學中醫的有志青年:

方劑的使用中,加減乃是精髓,學習上,減又比加更為困難。因為「加」比較直觀,有什麼症狀,就加什麼藥,通常立方的人,都已經做過思考,新加入的藥味,不太會和原方的藥物衝突。然而,能夠有信心的,減去一味藥物,代表您對整個方劑中,藥物的配置、比例、以及臟象的運作,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方劑的減味,其是就是「方劑學」和「藥物學」的連接處。中醫界的老前輩,蘇三稜老師就是「精簡派」的高手,有時一張科學中藥的處方,只有 2-3 個單味藥。藥簡力大,患者常在一、二日內就有反應。我當初追隨蘇老師時,心嚮往之。至今也仍堅持努力奉行老師的教誨。學習的方式,要從組成少的方劑做直向和橫向的比較,譬如「本經疏證」中,把桂枝湯,桂枝去芍藥湯、小建中湯三者比較,從而了解芍藥在桂枝湯中的地位。也可以自行比較藥物組成類似的方劑,如苓桂朮甘湯、甘草乾薑茯苓白朮湯、五苓散、炙草炮薑湯 …… 等等。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您是否曾有這樣的經驗:工作煩重、身體疲累已經好一陣子,某日早上起來,一張開眼,居然天旋地轉,頭暈到幾乎不能站立?暈眩持續了超過一個星期,才慢慢減輕。

暈眩是常見的疾病,而且對患者造成極大的困擾,上面所述的症狀,很有可能就是「前庭神經炎」 ,其特色是患者較年輕,暈眩常突然發生,尤其在生活特別累、工作特別忙,出國旅行、重感冒……等時機,症狀是嚴重的天旋地轉,可能噁心嘔吐,甚至連走路都走不直,患者常說,即使身體坐著不動,還是覺得暈眩。

「前庭神經」屬於第8對腦神經的一部份,是負責將內耳的平衡感覺傳入大腦的神經。如果有病毒入侵,造成前庭神經發炎,那麼內耳的平衡感覺在傳輸時就會受到影響,使得大腦收到不正確的訊號,使得腦部的平衡感失調,因而引發強烈的天旋地轉。

大部份前庭神經炎患者,在三天後症狀會逐漸減弱,約一至二週之後就恢復正常。但有約10%的患者,症狀仍然持續存在,最後發展成慢性、不定期的暈眩,只要一疲累就會暈眩。由中醫的角度觀察,會造成慢性化的原因,通常和體內的濕氣過重,脾胃的去濕能力不足有關。只要積極治療,這類的暈眩常常都能痊癒。

本案例是一位30多歲的女姓,從97年1月26日 起開始突發的天旋地轉,患者同時有口乾、想吐、四肢冷、時常胃脹氣,半夜醒來只要睜開眼睛,就覺暈眩。

因為沒有耳嗚、耳塞、聽力障礙等問題,所以可以排除「梅尼爾氏症」。

因為和身體的姿勢無關,因此可以排除BPPV(良性陣發性眩暈)

因為沒有手腳無力、舌歪口斜、吞嚥發聲障礙,因此可以排除腦幹中風……我的西醫左腦完成任務。

 


接下來是中醫右腦的工作了,這是病人的脈象:

中醫的思路如下:

 

1. 病人脈滑長,是標準的「太陽陽明合病」,依東漢.張仲景的傷寒論所言:「太陽陽明合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病人沒有拉肚子,但是有噁心感,因此應該用「葛根加半夏湯」。

2.暈眩加上口乾,是中醫標準的水濕病的證兆,必需啟動脾胃的除濕功能,對於這個病人,茯苓是最佳的選擇。

3.病人適逢月經來,在左手寸部有沉緊按之有力的脈象,是「風寒濕」稍微阻礙了肝血,因此必需加上香附丹皮來處理氣滯血瘀的問題。

 

依上述的脈象和證狀,我給病人開「葛根加半夏湯加香附、丹皮、茯苓」的科學中藥,只吃了2、3包藥,病人的暈眩就完全解除了。

西醫目前認為,「前庭神經炎」和感冒一樣,應該都是由病毒引起的。因此可以把前庭神經炎視作「前庭神經的感冒」。葛根湯一般是治療風寒感冒的常用方 ,居然也能快速的治好前庭神經炎,是巧合嗎?只能說,老祖宗的智慧真是……太厲害了。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上篇文章已經從中醫及西醫的觀點,將恐慌症的表現做了初步的介紹,本篇文章著重在治療的部份,希望藉由正確的觀念及適當的治療,能使更多患者得到幫助。


恐慌症的西醫處理流程:

 

一旦 出現恐慌症狀,必需先排除心臟、甲狀腺、癲癇、低血糖、腎上腺素異常……等問題,確定沒有生理上的問題之後,才給予恐慌症的治療。許多病人因為恐慌引起心悸或氣喘等症狀,而在心臟科和胸腔科來來回回,一直無法找出病因。其實出現一些不明確的症狀時,第一步應先尋求有紮實訓練,而且受您信任的家庭醫學科醫師,因為我們對於內、外、婦、兒、精神科、復健科……等等,都有很好的認識,擁有比其他專科或內科更廣的視野,能夠快速區分病人的複雜症狀,減少病人被誤診的機率。

如果高度懷疑為恐慌症,則我們通常會轉介到身心醫學科做詳細的評估,精神科醫師藉由數次的深度會談,能尋找造成恐慌的動力來源,並進一步辨別恐慌和焦慮、憂鬱、躁鬱、精神分裂、重大創傷……等等疾病之間的關連性。因為恐慌症患者有一半以上同時有重度憂鬱症。而憂鬱症患者日後併發恐慌症的機會更高達2/3。辨別出潛在性的情感性疾患或是精神分裂疾患,對於整體的治療計畫有絕對的影響。因此,雖然台灣絕大部份的恐慌症患者都掌握在內科醫 師和家醫科醫師的門診,但精神科醫師在恐慌症的診斷,以及治療計畫的擬定,其角色的重要性仍然無可取代。

 

至於藥物治療方面,西醫目前以SSRI(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NRI、BZD(鎮靜劑),為治療的主流。常見的藥物有:Seroxat(克憂果)、effexor(速悅)、Xanax(贊安諾)、eurodin(悠樂丁)……等等。非藥物治療方面,「認知行為治療」能加強整體治療的效果,已經受到醫界的公認。


恐慌症的中醫處理原則

急性發作的中醫治療

體質的異常,造成體內「氣的循環」長期處於受損的狀態,因此當過度疲累,或是壓力突然來臨時,體內的氣的能量,不足以應付所需,因此出現「胸中大氣不足」,而造成肝腎沖任的能量上逆,因而導致恐慌的發作。對於恐慌的急性發作,我通常會配給患者「紅色藥包」,請患者隨身攜帶,在胸悶、心悸、壓力過大、過度疲累、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及時服用。目的是讓體內「氣的能量」能量維持在一定的水準之上。隨身攜帶的目的,是要在恐慌發作之前及早服用,目的是減輕恐慌發作的嚴重程度,甚至能有抑制發作的效果。這個」紅色藥包」是擷取「補中益氣湯、天王補心丹、四逆湯、鎮肝熄風湯」等名方內的重要藥味,再依個人體質,量身打造。

由於恐慌的發作耗費大量的能量(心悸、呼吸困難、身體抖動、大量出汗等等),因此在恐慌發作之後的2-3日,務必規律服藥以及多加休養,勞心和勞力都要儘量減少,避免出現「虛上加虛」,反而使病情陷入泥淖,更加難纏。

(For中醫初學)

中醫有兩句名言:「肝為罷極之本」,「腎為作強之官」。「作強」比較容易解釋,就是「裝作堅強」,換作現代的語言,就是「咬緊牙關撐下去」的意思。「罷極」的解釋就比較混淆,我覺得比較有道理的講法,是將「罷」作「能」講,解釋為「能耐、耐受」的意思,「極」則有「極至、終止」的意思,引申為「疲困」,因此「罷極」就是耐受疲勞的意思。現代生活的精神壓力甚大,負責「耐受疲勞」的肝,和負責「咬緊牙關苦撐」的腎,就容易出現問題。因此中醫上認為抗壓性來自肝腎的能量,就是從《內經》的這兩句話來啟發的。

打個比方,如果把身體的能量,比擬成一顆充電電池,電力的來源有兩個,脾胃是主要的發電機,腎氣則是備用發電機,當身體的「電力」維持在60%以上時,此時能量的供應來源是從容不迫的,主要由脾胃消化食物的營養來提供。可是如果電池的電力落到60%以下,甚至剩下40%、30%,那麼備用發電機(腎氣)就會啟動。問題是,這個備用發電機(腎氣)只是拿來「以備不時之需」的,如果過度使用「腎氣」,譬如長期日夜顛倒、過度操勞……,那麼這個備用發電機遲早會「當機」、「跳電」、「燒壞掉」,身體必然出現虛弱、失眠、心悸、發抖、恐慌……等警訊。我的治療方針是雙管齊下,藉由「紅色藥包」是維持電池的電量在60%以上,並藉由每日的水煎藥來修復「主要和備用發電機」(脾和腎)的功能,使得身體能恢復原先正常的功能。

發電機的修復是長期的工作,決非一蹴可及,但簡單來講,就是持續的對「肝腎之陰」和「脾腎之陽」進行修復的工作。因此分為「陽虛型」和「陰虛型」兩類來作介紹,較易了解:

一、陽虛型體質的恐慌患者症狀:

1.急性發作時:四肢發麻,全身無力,好像快要暈倒或是心臟好像快要停止了

2.平時的症狀有:體力較差,常常腰酸,說話輕聲細語,句子的尾端發音不太清楚。這類的體質容易挾帶濕氣,而出現長期的鼻水倒流或咽喉不舒等症狀,或抱怨大便不暢、大便軟散、腹部脹氣等等。

3.上述的症狀屬於嚴重氣虛和陽虛的體質。症狀的出現,不一定和特定的恐懼或事物有關。反而是是和自身的體力狀況有關,一旦過度勞累或從事大量耗費體力的運動後,就容易出現恐慌的症狀。這種恐慌症的體質,在病史上不一定能找到明顯的心理創傷動力。有的病人是從小體質就比較虛弱,食慾和活動力比一般孩力稍差,不喜歡有刺激性的活動。有的是在青壯年時生活作息不正常,煙酒過度、熬夜、耽溺性慾,以致腎陽受損。上述的「奔豚症」比較偏向於於陽虛型的恐慌症之一。脈象上以沉弱脈為主要表現。

4.治療常用方劑包括:金元.李東垣的補中益氣湯,東漢.張仲景的桂枝加桂湯、奔豚湯、苓桂草棗湯、真武湯、腎氣丸,明.張景岳的右歸丸、六味回陽飲,或清.張錫純的理飲湯、鎮攝湯、回陽升陷湯,以及唐.千金方的溫膽湯等等。

二、陰虛型體質的恐慌患者症狀:

1..急性發作時:心臟好像快要跳出來,呼吸急促,四肢緊繃僵硬甚至抽筋。

2.平時的症狀有:口舌乾燥,睡眠障礙(如磨牙、夜間腳抽筋),遇到壓力就全身僵硬緊繃,常有便秘、口臭。病人常挾有胃火或濕熱,而出現反覆性口瘡、胃酸逆流、胸口灼熱等症狀。

3.這類患者通常可以從病史上詢問出特定的壓力事件。因為壓力不能解除,而長期造成體內出現一股「鬱卒之火」,這股「鬱火」,也就是「向身體內部灼燒的一種肝火」將會損傷體內的「肝腎之陰」,造成睡眠障礙,夢中常出現感受到壓力或憂傷的情境,長期睡眠不安會進一步損傷人體的抗壓性及自我修復能力。中醫認為「肝主筋」,肝血不足者,手腳肩頸的肌肉會愈來愈僵硬。脈象上以細數脈為主要表現。

4.治療的常用方劑包括:東漢.張仲景的百合方、甘麥大棗湯、金元.朱丹溪的越鬱丸、清.吳鞠通的大小定風珠及加減復脈湯,明.張景岳的左歸丸……等等。滋陰的藥物通常不易吸收,如果患者胃不好,或有消化不良的毛病,就必需少量多次飲用,或配合健胃整腸的藥物以加強吸收。


對於恐慌症患者的建議:

目前「市面上」大多數治療恐慌症發作的藥物,無非安神或重鎮之藥物。西藥常使用Xanax(贊安諾)、eurodin(悠樂丁)、valium(煩寧)等等,這類藥物其實是鎮靜安眠藥物的一種。雖然服用能暫時緩解害怕的感覺,但藥物的機制是壓抑腦內的神經,減弱不舒服。對於陰虛性的恐慌效果尚可,對於陽虛性的恐慌,有時效果就沒那麼好。因為病人服藥之後,雖然一片詳和,但是腦內渾渾沌沌,全身無力。而呼吸困難的狀況,卻沒有得到完全的舒解,也有病人覺得吃了鎮靜劑之後反自覺症狀更加嚴重,反而不敢服用。臨床的經驗上,陰虛或陽虛的狀況愈嚴重者,鎮靜劑的療效愈不佳。

若是服用鎮靜劑有效者,並不需要排斥西藥,了解藥物的性質,而服用適當的劑量,的確能減少恐慌症帶來的不適感。西醫的觀念是建議在4-6個月內,能夠逐步停掉鎮靜劑,以免造成鎮靜劑的依賴。這是正確的觀念,但臨床上需要服用鎮靜劑超過6個月以上的患者實在是非常的多,個人建議配合中藥調整體質,以減少鎮靜劑的用量,甚至不再需要鎮靜劑。

 

心理諮商有一定的成效,如果能同時配合定期的心理諮商,對於病情的進步會更有幫助。因為患者對於病情的了解,以及體察自己身體情況的能力,是必須勇於面對和虛心學習的「必修課」


結論:

恐慌症的患者首先要學會,以「正向的態度」面對疾病。恐慌症雖然帶來困擾,但也提供了患者在成長和學習的一個契機。一般來說,至少都要治療半年以上才能穩定,不論是中藥或西藥,突然停藥都會造成不適感,必須採取漸進的方式,。恐慌症患的的氣比較弱,容易受到影響,諸如天氣轉變、節氣的變化,社會事件的壓力(如選舉前的社會動盪、重大的搶案或駭人聽聞的新聞事件……等等,都可能讓原本已趨於穩定的病情產生變化。因此患者一定要有耐心,長期和醫師合作,才能讓體內「氣的循環」回歸常軌,脫離恐慌的陰影。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恐慌症並不罕見,大約每100人中,有1-2個人會得到恐慌症。恐慌發作的典型特徵,是突然發生的極度的恐懼、害怕、不適,伴隨著心悸、窒息的感覺,而這個感覺在10多分鐘左右上升到最高點,之後能夠自行緩解。發作的頻率和次數因人而異,有的人一年只發生一至二次,有的人是幾乎天天發作。   

 

 中醫典籍中,可以找到不少相關的資料。其中最生動有趣的一篇條文,就是東漢.張仲景在《金匱要略.奔豚氣病脈證治》中所描述的:「氣從少腹起上衝咽喉,發作欲死,復還止,皆從驚恐得之」。翻成白話就是:「有一股氣從肚臍下往喉嚨衝上來,發作的時候,好像快要死掉一樣,過了一下子就能自行恢復正常。這些現象,都是從驚嚇和恐懼得來的。」而且發作的力量,就像是突然拔腿狂奔的野豬一般的勢不可擋,所以叫做「奔豚病」。 

 1.「我好像快要死掉了」的極度恐怖感覺,2. 可以因為驚嚇恐懼而引發恐慌,3.突然發作又突然自行恢復。 但是,恐慌症的病人不一定都有「奔豚」的氣上衝現象,因為「奔豚」只是各式各樣的恐慌症狀中的其中一種而已。 但由此生動的條文,可見早在東漢時期,中醫就已經觀察到恐慌症,並提出了不少治療的方法。        恐慌症最大的困擾,其實是造成患者對生活的不確定感,而衍生出來的焦慮及退縮。患者因為害怕在公眾場合發作而不敢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因為害怕激烈運動引發恐慌發作而放棄心愛的運動(因為覺得自己心臟有問題,覺得過度運動會造成心臟病發作而死亡)、因為不知道何時要發作,結果變得整天都處於緊張的狀態。如果拖延太久,恐慌症常常會轉變為慢性的焦慮,特別是患者常把自己身體的某些症狀,或是藥物的副作用,視作相當嚴重的問題,甚至覺得自己會因此而死掉。譬如因為服用安眠藥而出現頭暈的問題,而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要中風了。或因為血壓稍微升高,就整天不斷的量血壓,覺得自己的心臟一定出問題了。家人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原來一個奮發向上的人,突然之間變得畏畏縮縮,怕東怕西,覺得自己快要完蛋了。恐慌症所帶來的家庭的傷害以及社會的損失,其實遠比我們想像來得多很多。 

    把上述的條文,和恐慌症急發作時的症狀互相對照,可以發現許多極為相似的地方,包括:

1.「我好像快要死掉了」的極度恐怖感覺,2. 可以因為驚嚇恐懼而引發恐慌,3.突然發作又突然自行恢復。 但是,恐慌症的病人不一定都有「奔豚」的氣上衝現象,因為「奔豚」只是各式各樣的恐慌症狀中的其中一種而已。 但由此生動的條文,可見早在東漢時期,中醫就已經觀察到恐慌症,並提出了不少治療的方法。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於2000年公布的DSMV診斷準則,對於恐慌症發作時的症狀辨別,在下列13項中,至少必需包括4項以上的症狀。

1.心悸、心臟「卜卜菜」或心跳加快。

2.出汗。(或是冒冷汗)

3.發抖或顫慄。(有的病人會覺得有地震)

4.感覺呼吸困難、吸不到氣、或窒息感。

5.哽塞感。(有的病人會覺得有氣上沖到咽喉或咽喉不適)

6.胸痛或胸部不舒服。

7.噁心或腹部不舒服。

8.頭暈、不穩感覺、頭昏沉或暈厥。

9.失去現實感或失去自我感。(好像周遭的事物突然都和自己無關了)

10.害怕失去控制,或感覺快要「抓狂」

11.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出現極度的恐懼感。

12.感覺異常,皮膚覺得麻木或刺痛。

13.打冷顫或面潮紅

      恐慌症最大的困擾,其實是造成患者對生活的不確定感,而衍生出來的焦慮及退縮。患者因為害怕在公眾場合發作而不敢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因為害怕激烈運動引發恐慌發作而放棄心愛的運動(因為覺得自己心臟有問題,覺得過度運動會造成心臟病發作而死亡)、因為不知道何時要發作,結果變得整天都處於緊張的狀態。如果拖延太久,恐慌症常常會轉變為慢性的焦慮,特別是患者常把自己身體的某些症狀,或是藥物的副作用,視作相當嚴重的問題,甚至覺得自己會因此而死掉。譬如因為服用安眠藥而出現頭暈的問題,而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要中風了。或因為血壓稍微升高,就整天不斷的量血壓,覺得自己的心臟一定出問題了。家人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原來一個奮發向上的人,突然之間變得畏畏縮縮,怕東怕西,覺得自己快要完蛋了。恐慌症所帶來的家庭的傷害以及社會的損失,其實遠比我們想像來得多很多。

 


關於詳細而完整的西醫資訊,可以參考這個網址http://www.tafm.org.tw/Data/011/504/230202.pdf)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