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久沒有寫醫案了,這篇醫案其實在一年多前就已經寫好,不過一直壓在箱子底下,今天剛好看到,就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這個醫案並無任何聳動之處,我只有幫這位洗腎患者解決了一些小小的困擾而已;患者也沒有因為我的治療,就從此不用洗腎。

.

 

 

(謎之音:那你還寫這個醫案做什麼?)

.

.

 

 

因為,長時間的觀察和記錄,才能表現出這類(洗腎)患者的體質的特殊處、對藥物的反應、以及體質和脈象上的變化。基於這樣的理由,在此將這位患者的治療過程,做一個真實的記錄。也提供大家做個參考。

 

 


 

 

女性患者約60歲,是腹膜透析的洗腎患者。急性腎臟衰竭後洗腎已經4年。主訴是食慾不振,整天都腹脹想吐吃不下,這樣的感覺已經有好幾個月,而最近的情形更加嚴重,因此來門診求助。

 

 

在這兒先說明一下,洗腎有2種方式,比較常見的是洗腎機,患者每週去醫院2次或3次,藉由手臂上的人工血管和洗腎機連結,把身體內的毒素和癈物洗出來。這位患者,是用「腹膜透析」的洗腎方法,患者的肚子上接了一個管子,每天夜間,藉由這根管子,將大量液體輸入腹腔中,把肚子當成一個大水袋,然後和腸子的血管進行毒素和癈物的交換。

 

 

順帶一提,病人還有糖尿病和高血壓,胰島素的劑量是早上10單位,晚上8單位。抽血報告是這樣:

BUN/Cr: 93/12.3   alb:4.3   Ca:11.3  P:7.8  chol:237  TG:127  AC:105  Hb:9.8(大致都ok)

 

 

 

病人體形微腫,面色暗而黃,皮膚乾燥。自訴口中一直有一段甜味。舌胖大多齒痕,色淡紅,苔薄白。大便日1-2行,量不多。近日大便量更少。

 

 

患者的症狀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就是覺得口腔內很熱,一直想要喝水,可是腎臟病患者因為不能喝太多的水,患者也很怕熱,因此她每天都含很多的冰塊,以解決她口腔的燥熱情況。

 

 

 


 

初診脈象是這樣子:(2008/4/29)

 

舌頭的形狀白而胖大,是一派虛寒。雙手脈沉而滑數,中間有一弦細滑的脈象,此為水邪。老中醫說這是「水毒」(台語發音),所謂「水邪」的意思,就是身體內水分代謝失去平衡,該有水的地方沒水,不該有水的地方反而積水口乾口渴口燥熱,喝再多水也不能解渴,身上反而有水腫的情形,就是水邪的最好證明。

 

 

病人的膚色暗沉乾燥,眼白的顏色也偏暗,這是久病而造成血液循環的障礙。

.

 

 

 

 我當時是使用「緩中補虛」的「大黃蟅蟲丸」為主,先處理血瘀的問題。另外,水氣的部份,就先用陳皮、茯苓健脾利水,以及加肉桂、附子溫腎氣。另外,因左關尺滑數有滯,再加重芍藥以破陰凝。

ps(大黃蟅蟲丸中原本就有芍藥)

  

《張仲景.金匱要略》

五勞虛極贏瘦,腹滿不能食……經絡營衛氣傷,內有乾血,肌膚甲錯,兩目黯黑,緩中補虛者,大黃蟅蟲丸主之。

 

複診時患者表示效果很好。已無口甜想吐的症狀,食慾也恢復正常。不過由坐而站時,會覺得喘,像是快要暈倒的感覺→這是水邪還在,真氣不能上昇到頭頂的關係。另外,口中燥熱口乾的情況也仍存在,還在吃冰塊。

 

 


(2008/5/31)

 

一個月後,患者又回來了,這次是出現有食慾差,腹脹想吐。不過沒有出現上次口中甜味的現象。

 

這次因為以脾胃症狀為主,脈象也沒有第一次的虛熱表現(上次的脈比較寬,是虛熱的現象)。我採用的方式是直接補陽氣,用的是四逆湯的加減:茯苓四逆湯加吳茱萸半夏

 

 

服藥一週後,患者的腹部已經不脹,食慾也恢復正常。

 

 

 

  

 

 

這時我想進一步處理患者水分代謝的問題。

 

身體的水分代謝,大致由三個出口:汗、尿液、大便。所以,水溶性的癈物,也是循著這三個途徑排出。雖然科學已經能用腹膜透析的方式把身上的水份和多餘的毒性排出,但是中西醫都相信,腹膜透析還是沒有辨法取代人體的腎臟所有的排毒和解毒功能。中醫的思維是,如果不能由尿液排毒,那是否可以用汗液來排毒呢?

 

患者本來是不會流汗的,吃了上次的方之後,漸漸腋下開始有汗出來了。從中醫角度來看,這是件好事。我用越婢湯和真武湯交替,斷斷續續的幫她治療了2個多月。以上都是去年中旬的事情。下一篇再來講今年的事情。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主要在探討:憂鬱症患者在古中國及現代社會,其症狀表現的差異性。

 

科學統計發現:憂鬱症在「工業化國家」比「發展中國家」來得多。所以如果我們說,憂鬱症的增加,乃是現代文明的贈禮,其實,也不為過。

 

 

 

 

現代化所帶來的,是人與人之間更頻繁的交流。以往在農業時代,就算是清乾隆時期好了,代步的工具最快的,是陸上的馬、河上的船。也沒有所謂的報紙、電視、和網路、手機。我常想像,如果資訊是有形的包裹,那麼現代的天空,大概充滿了飛來飛去的包裏吧!

.

 

 

現代人其實蠻辛苦的,而且活得愈「摩登」,也愈辛苦。一下子手機響,一下子收email,一下子誰誰誰的部落格更新了,打開報紙注意遠在地球另一邊的流感疫情,電視則24小時報導著大大小小的和自己好像有關係又其實沒有關係的新聞。

 

現代人的腦子被這些資訊塞得滿滿的。也難怪說,憂鬱症和焦慮症,是現代的文明病。

 

 

然而,工業化國家的憂鬱症比發展中國家來得多,我認為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醫生的認知,以及患者的表達能力。落後地區的民眾沒有心理學的概念,所以即使心裡生病了,也不會講醫生若沒有警覺性,也不主動詢問,這些病人就不可能被發現及治療。

 

情緒的表達並不是簡單的一件事,是需要天份、啟發、與訓練的。人雖然生下來,高興了就會笑,餓了就會哭;但是長大了之後,心理裝的東西愈來愈多,就不一定能找得到合適的字彙和表情,來表現出來。 

 

是的,合適而精準的字彙。今日我們的教育程度是古代的醫師所無法想像的。我們之中隨便一個人,回到古代,以「識字」之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程度,大概都會被古人當做是「神」來膜拜。

 

不識字或識字少,就必然影響人與人之間溝通的精確程度,尤其在醫病的溝通上更是如此。對於沒機會受教育的人,如何使用精準的語彙,來表達自己的不舒服,其實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更不用說,要進一步,請他們說說「心中的想法」,因此在心理學的「諮商」和「會談」上就有其難度在了。 

 

所有的統計都顯示,憂鬱症以女性為主。古時候的婦女大多不識字。我們很難想像不識字又沒看過電影小說連續劇的古代婦女,從何學習,從何去表達她的憂鬱情緒。(大概是從周邊的人以及地方戲曲中學習,不過一定很有限)

 

 

很多情緒的表達方法,什麼時候該笑,什麼時候該哭,也是學習而得的。我們所看過的小說、電影、音樂MTV、灑狗血的連續劇……我們跟著哭、跟著笑、跟著閉上雙眼冥視蒼天、跟著懊惱捶胸頓足、跟著從臉龐上滑下一滴眼、跟著從心裏面酸酸的又甜甜的……這些情緒的精確表達,也是現代人的能力與特色。 

  

古代的憂鬱症患者,到底有沒有能力,精確的表達她的情緒,真的很值得懷疑。而古代的醫師,到底有沒有把嚴重的悲傷情緒,視為一種疾病?也是值得推敲。

 

 

現代的醫學發現到,嚴重的憂鬱症會造成自殺。可是在古中國,自殺是一個隱晦的話題。大部份的自殺,都被視為家庭事件or社會事件,而與「醫學健康」無關。所以,自殺的防治其實是現代的概念。 

 

在自殺的主題上,中西文化的解讀有很大的差異。西方文化基本上,從頭到尾都是反對自殺的。然而,在東方許多的稗官野史中,女子跳樓、跳河、投井、懸樑、服毒自殺……的情節,不斷的出現,而自殺的人被懷念、被尊敬、或者像一粒砂子般的隨風而逝

 

 

 

 

在某些情形之下自殺甚至被社會強迫及鼓勵,如受到盜匪凌辱、或作戰失敗,城池被奪的將軍。不自殺的人還會被冠上一個「苟且偷生」的罪名,一輩子抬不起頭來。相對的,自殺的人則可以得到一尊牌坊,或是遺蔭子孫。這真的是東方文化,對於生命價值的一個很特殊的觀點。

 

 

在這樣一個「病人不講憂鬱,醫生不管自殺,(社會還鼓勵自殺)」的「憂鬱症防治蠻荒時代」我們不得不認真的思考,到底憂鬱症,或說,憂鬱的情緒,是如何在人與人之間運作?

 

統計發現,相較於工業化國家有較多人被診斷為憂鬱症,發展中的國家,或是比較落後的國家,其憂鬱症的患者,有較多的比例,是以身體的症狀作為主訴

 

 

古中國的情形和今日相比,當然是落後國家。我們更可以大膽的推測,在古中國的憂鬱症患者,可能不會講出「醫生,我覺得人生沒有希望」……這樣的「情緒症狀主訴」。而是會說,「我吃不下」「我睡不著」「我這裏酸那裏痛一直好不了」這一類的身體症狀主訴。

 

 

 

也就是說,受限於情感經驗、語言能力、資訊不足,而不善於用言語表達自己情緒的這一個族群,並不是就沒有憂鬱的情緒,而是,用身體的語言來表述

 

胸悶、心悸、失眠、疲倦、陽萎、手腳無力發抖……這些就是身體表達的方式,從古到今,完全相同。這些問題,也就是我們今日所說的自律神經失調、焦慮、恐慌、憂鬱、躁鬱……。

 

因此,在研究中醫治療憂鬱症的同時,就必須深入「胸悶、心悸、失眠、疲倦、陽萎、手腳無力發抖……」這些自律神經失調的醫案,從中學習古人治療這些憂鬱症或焦慮症的身體症狀的方法。這也正是我們現代中醫師,汲取古人的智慧,開創現代疾病的治療方針,的最佳途徑

 

 

ps本文雖枯燥繁雜,但有志於此業者, 在這個議題上,必需要下深功夫,本文則可以做一個墊腳石,讓後學者踩著前進。千萬不可學市井售藥者,但憑一句「中醫什麼都能治」,心中能不傍惶?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承上文,羅太監為什麼用「牛肉豬肚甘肥等煮糜爛」就能治療僧人的憂鬱和虛弱呢?其中道理何在?

 

 

中醫的理論中,原本就有使用動物性蛋白來作為補養劑的傳統,只是後來這個部份漸漸和食療混淆,逐漸的生活化。直到現代,吃十全排骨或羊肉爐,已經不是為了治病,而是為了祭五臟廟啊!

 

 

不過早在東漢,醫聖張仲景在《金匱要略‧婦人雜病篇》中提到:「產後腹中()痛,及寒疝腹痛,虛勞不足,當歸生薑羊肉湯主之」。就是說,凡是長期慢性的虛弱疾病,或是生產後元氣損失,造成肚子絞痛、或腹股溝疼痛者,可以用當歸、羊肉、薑三味煮成藥來喝。

 

 

這大概是中醫典籍中,最早出現的「羊肉爐」吧!

 

 

其實不止是羊肉,包括豬皮、驢皮、雞蛋、鮑魚……等等,這些食材,都曾被中醫的正式典籍,編入藥方中治療疾病。

 

 

最早在黃帝內經,就有治療肋間疼痛吃不下,頭暈目眩、月經不調的「烏鰂骨藘茹丸」,用烏賊骨和茜草磨碎後,用麻雀的蛋做為混合液,揉成小丸,吃的時候再用鮑魚煮湯配著吃。

  

這個方子,又是鳥蛋又是鮑魚的,如果煮成火鍋一定不錯。不過鳥蛋是生的,鮑魚也沒有用金華火腿等調味過,整個藥想必瀰漫著濃濃的「腥臭味」。揑著鼻子才能下嚥啊~~~

 

 

難吃的藥不止這味,像下面這個「豬皮湯」;連心狠手辣如我自個兒,都不敢開給病人吃……

 

 

《傷寒論.辨少陰脈證並治》:少陰病,下利,咽痛、胸滿、心煩者,豬膚湯主之。(豬皮、白蜜、米粉)→想像一下"一碗加了蜂蜜的米粉湯"?→阿娘喂~~~雞皮疙瘩掉滿地~~~

 

 

有一種藥材叫「阿膠」,是驢子的皮,和山東阿縣的井水熬成的。很多方子像「黃連阿膠湯」、「芎歸膠艾湯」……都有用到。這個藥就還好,已經濃縮成塊狀,水藥煮好後再放進去,就會自動溶化,這個藥的味道就還能接受,只是整碗藥湯變得有點稠稠的。拜現代科技之賜,阿膠也有科學中藥的顆粒的選擇。在服用上就更方便了!

 

個人認為,最最最噁心的,就屬清代吳鞠通的「大定風珠」和「小定風珠」,治療因為熱邪久留,造成嚴重陰虛甚至出現抽筋昏倒的現象。這兩種藥方的命名,都以「珠」用做為結尾。這個「珠」是什麼呢?就是「生蛋黃」。

 

 

也就是說在水藥煎好後,要加入生蛋黃攪均後服用。如果真的要完全照他的方法吃這個藥的話,患者和醫師都要有很大的「覺悟」才行啊~~~~~

 

 

ps有興趣的可以再去看吳鞠通治復發性早期流產用的方子,整個味道更是……集腥臭於一方啊~~~

 

 

動物藥的運用,還有很多很多的例子,不勝枚舉。不管是內經的烏賊骨.茜草方、張仲景的當歸生薑羊肉湯、豬膚湯、黃連阿膠湯、大小定風珠……等等。這些難吃又味道腥臭的方子,都有共同的特點,就是治療「慢性虛弱疾病」。更正式的說,就是「補奇經八脈」。

 

 

清新的味道,像茶香、荷香、柑橘香……能讓人神清氣爽,在中醫上歸類成「氣」的調整。而腥臭的味道也自有他的作用。基本上就是能進入人體的深處,達到補「形體」的作用,讓人能由瘦變胖,肥肉變肌肉,枯乾變潤澤。補氣vs補形體,剛好是一個對比的概念。

 

 

動物藥是很有意思的議題,講起來又是落落長,我們先就此打住,回到羅太監身上。

 

 

蛋白質的補充,從一般大眾的觀念來說,認為對於病人是很有幫助的。像是開刀後都要吃鮮魚湯。另外民間也有「滴雞湯」的習俗,把整隻雞濃縮成一碗精華,幫助患者痊癒,或是針對不孕的婦女的營養補充。然而這些蛋白質從醫學來講到底有什麼樣的地位?

 

 

在西醫部份,有一個類似的議題,就是在一些虛弱或老年患者,血液中白蛋白的含量,常常是疾病是否能痊癒的重要指標。甚至一度認為,補充患者的血中的白蛋白,可以減低死亡率和增強身體的恢復速度。

 

 

ps我知道還有很多營養學上的證據,可以做為佐證,不過我只是中西醫師,就先提我比較熟悉的部份。

 

 

羅太監用大量的內臟和牛肉來熬煮,為患者補充營養,其現代的意義,大概和每天吃一瓶雞精,或虛弱的患者住院打白蛋白差不多的意思吧!

 

 

而很多虛弱的患者,初來門診時,脈一搭根本沉到快摸不到,這種患者雖然舌頭紫瘀、皮膚乾燥,看上去身體內就是有循環不良的情形,但此時活血化瘀的藥不能用,只能先補氣血,待體力較好後,此時脈象也浮了上來,有瘀有滯就會在脈象上表現出來,此時再來清身體的瘀血,用藥上就更能精確了!

 

 

羅太監用「桃仁承氣湯」讓僧侶拉出體內的「瘀血」,也是類似這個道理。

 

 

至於,為何能治憂鬱和虛弱,因為奇經八脈是五臟六腑的根本,如果不從根本上去修復已經受損的奇經八脈,五臟六腑幫助情緒舒緩宣洩的功能根本無法正常發揮,憂鬱情緒也就自然跟著久留不去呢!

 

 

《待續》……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燒滾滾的翻譯來了,請小心食用,不要燙傷哦!

 

 

 

 

 

有一個醫案,是一位姓羅的太監,醫治了一個生病的僧侶的故事:

 

 

這個又黃又瘦的和尚,看起來累到一個不行,好像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羅太監問他說,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僧人答說:我本是四川人,17歲時告別了家裏的老母親,出家四處飄泊,最後定居在江南,就這麼不知不覺的,過了七年。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母親他老人家的樣子,也不知道她還在不在人世?好想回家看看她,可是身上又沒有旅費。

 

 

 

從早到晚,眺望著遠在西邊的老家,就這樣子,眼淚從眼眶裏不知不覺泊泊的流下來。後來我就病了,變成現在這樣。

 

 

看到這個情形,羅太監心生不忍,於是羅太監讓他在旅店的隔壁房間住下來,每天煮東西給他吃。煮的是什麼呢?把牛肉、豬肚等甜美多汁的肉類和內臟煮到入口即化的糜爛程度。

 

 

ps這可真是「太監替和尚開葷」啊!~~by朱丹溪(格致餘論作者)

 

 

羅太監還不時的幫患者慰問打氣。甚至還和患者約定:「等你病好了,我會送你十錠銀錢作旅費,讓你回家探親。我不求你的什麼回報,只要你病好起來,不要死掉就好!」

 

 

就這樣一邊「養」他,一邊鼓勵他,大概過了2個星期,和尚的身體比較壯了。於是羅太監開了三帖桃仁承氣湯,(來清患者體內的瘀血),結果患者解出很多有血塊和黏液的大便

 

 

瘀血清除了之後,隔日就開始能進食一些正常的粥菜。大概過了半個月,僧人的病就好了。再過了半個月,羅太監果然依照當時的承諾,給了他旅費回家省親。

 


 

 

<討論1>關於病因部份:

 

 

「忽一日……朝夕西望而泣」,這個強烈而持續的悲傷情緒出現得非常突然。從中醫的角度來理解,應該是肺肝的氣已經支撐不住累積已久的情緒。所以造成一個「潰堤」的現象。

 

 

許多突如其來的情緒,其實早有徵兆,愈是敏感的人會愈早查覺。當然也有神經比較大條的,一直到醫生問起來,才發現自己的肩頸僵硬已久,視為平常的頭暈目眩,手麻腳無力原來是自律神經和情緒失調的表徵。

 

其實,中醫早在《內經》就提出:-魂-怒,心-喜-神,脾-意-思,肺-魄-悲,腎-志-。這個理論是整個中醫心理學的中心。

 

不過長期以來,都只能為用五行相生相尅的概念來解釋,而醫師/學者對這一段文字的理解,也大多望文衍意,難以和現代的心理學以及臨床應用上連結

 

我從臨床的驗證經驗中,以個人的方式提出新的解釋方法,先簡單說明如下。有機會再另文說明←←我好像已經欠很多了……^_^|||

 

五臟六腑一直在幫忙去化解情緒對人體造成的影響:

 

腎氣會幫忙我們抵抗或排除「特定」的恐懼的情緒,

 

肝血/膽氣會幫我們處理「不知名」的擔心/畏懼的情緒,

 

肺氣則提供情緒,尤其是悲傷情緒宣洩的能量;

 

心/腦的作用在於轉化/昇華/情緒。

 

脾則負責吸收營養,灌概五臟六腑,所以脾是所有情緒穩定的源頭。

 

 

 

 

 

所以,體質的強弱,身體承受各種情緒的能力,其實和五臟六腑的稟賦強弱,很有關係,就是所謂與生俱來的「抗壓性」吧!而許多形容情緒和個性的詞彙,如「膽大包天」、「膽小如鼠」、「細心」、「發脾氣」……在此時看起來,也就更加有意思了!

 

 

 

……待續……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羅太監治一病僧,黃瘦倦怠。詢其病,曰︰乃蜀人,出家時其母在堂,及游浙右,經七年。忽一日,念母之心不可遏,欲歸無腰纏,徒爾朝夕西望而泣,以是得病。時僧二十五歲,羅令其隔壁泊宿,每以牛肉豬肚甘肥等煮糜爛與之,(太監替和尚開葷。)凡經半月餘,且慰諭之。且又曰︰我與鈔十錠作路費,我不望報,但欲救汝之死命耳。察其形稍蘇,與桃仁承氣湯,一日三帖,下之皆是血塊痰積。次日與熟干菜稀粥,將息又半月,其人遂愈。又半月,與鈔十錠遂行。《格致余論》。

  

 

這個醫案,雖沒有明確的提到「睡眠障礙」、「食慾減退」、「失去快樂感」……等現今憂鬱症的診斷要件,但是看起來的確是因為情緒因素,而導致營養不良,而接近憂鬱症的診斷。

 

 

我提出此醫案的重點,並不是放在疾病的診斷上面。畢竟古代醫師比較不會去詢問病人的「心情」。而古代的醫師也不可能問病患「你會不會覺得未來沒有希望?」或是問他「你會不會有自殺的念頭?」……等等這些問題。

 

 

憂鬱症的診斷條件是西醫的標準,自然不可能期望古代中醫師能完全依照我們現代的標準來描述患者的症狀。這是我們在浩翰的中醫古籍中,尋求憂鬱症的治療方法時,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觀念

 

 

如果要說明這個觀念的緣由,和文化因素、時代背景、醫療角色……等等都有相關,說起來又是「落落長」一大串,有時間我再另文和大家分享。

 

 

但這個醫案的「病因」、「身體症狀」、「治療方法」、「治療時間」……等等,都和現今的憂鬱症十分相似。所以提出來和大家分享。

 

依部份讀者的要求,希望我先po原文,再po翻譯,今從善如流(其實是我偷懶啦!),等一、二天後,再把我的翻譯和討論的部份補上來。

 

 

Ps.寫這些深澀的醫學專文實在很累人。不過努力筆耕的目的,還是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回饋。不管任何文章相關的問題或想法,不分中西,不要客氣,請多多提出來和討論;如果可以順便幫我翻譯的就更好了……(肖想中),總之,只要能讓這個園地能更加的茁壯!在下我就含笑了……^_^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榮幸的,接到「台灣中醫家庭醫學會」的邀請,在6月7日的上午要出席一個中醫的學術研討會:


當天上午共有四場,內容是有關於「睡眠障礙」&「憂鬱症」

我的演講排在上午最後一個,題目是:中醫師社區照護憂鬱症之中醫療法

學會非常的用心,演講的安排是一場西醫演講,再接著一場中醫演講,可以說是一場中西醫對話的研討會

而且中醫師的部份,都是找「中西醫雙執照」的醫師。這樣子的對話就更加精彩,不會出現,英文對上文言文=雞同鴨講的遺憾!

四場演講下來,應該是能讓講者與聽者都能受益許多。

歡迎大家前來指導!

ps演講地點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區。我的演講是11點開始。

 


 

另外,我在6月底或7月初左右,應該還會有一場關於「自律神經失調」的演講,內容是針對一般社會大眾。屆時如果有確定,再向大家報告。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憂鬱症的名字怎麼來的呢?憂鬱症的英文叫做Depression Disorder。”Depression”這個英文字,字面上就是沮喪、低落的意思。那為什麼當初在引進這個英文名詞兒時,不翻成憂傷症、憂愁症、沮喪症,而要加個「鬱卒」的「」,變成「憂.鬱.症」呢?

這其中可是有學問的,而當初翻譯這個名詞的,想必也是精通中西醫學的高人啊!

 

「憂」就是憂傷,「鬱」就是鬱卒。在很早期時,中醫就已經有這兩個概念了。像可能是西元前的《內經》就有:「愁憂者,氣閉塞而不行」、「人憂愁思慮即傷心」這些關於情緒憂愁的形容詞。但是還是停留在形容詞的階段,並沒有發展成一個固定的病名,像是「憂症」這樣的病名。

 

在中醫早期唯一比較接近的敘述,是張仲景在《金匱要略.婦人雜病》中的條文:「婦人臟躁,喜悲傷、欲哭,像如神靈所作,數欠伸,甘麥大棗湯主之

Ps這是中醫治憂鬱症很重要的條文,在此簡單翻譯一下:
有一個病叫做「內臟乾躁」,是女性專有的疾病,症狀是常常悲傷,很想哭,(而患者所處的情境其實沒有那麼令人難過)→因此,患者的症狀會讓人覺得很誇張,好像是被神靈(附身)一樣。另外患者會常常打呵欠(很累的樣子),這個可以用甘麥大棗湯主之。(甘草、浮小麥、大棗)

(凡是明確的症狀,能對應有效的方劑,就一定會出現病名;反之,沒有出現病名,代表沒有找到簡單明確有效的症狀—方劑之對應關係,此條文因為有症狀、有病名、有治療方法,所以在醫學上代表一個階段性的發展)

 

 

 

至於中醫所說的「鬱」症,則廣泛的包含各式的「氣機不暢」的問題,而且包含了精神層面以及身體層面

 

尤其是金元時代,朱丹溪在《丹溪心法.六鬱》中,將「鬱症」正式的提出來討論,認為「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怫鬱,諸病生焉,故人身諸病,多生於鬱」。


朱丹溪認為氣、血、火、食、濕、痰都可以致「鬱」,而造成各式各樣的疾病。因而發明的「越鞠丸」、「六鬱湯」等方子來治療「鬱症」。

 

這是中醫歷史上的一個重要點,「鬱」開始從形容詞變成疾病名,而出現正式的對應治療方法。

 

 

 

至於「憂」和「鬱」兩字,是在何時被連結在一起的呢?這是明代張景岳,在他的《景岳全書.鬱證》中正式的提出「憂鬱」的名詞。我個人認為,這一段話也是現代中醫治療憂鬱症的重要指引。我把原文(斜體字)和翻譯並列於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參考,個人覺得歷來中醫憂鬱症的心理治療,以這一段寫得最實際

 

凡五氣之鬱, 則諸病皆有, 此因病而鬱也。 至若情志之鬱, 則總由乎心, 此因鬱而病也。 第自古言鬱者, 但知解鬱順氣, 通作實邪論治, 不無失矣。 茲予辨其三證, 庶可無誤。 蓋一曰怒鬱, 二曰思鬱, 三曰憂鬱。

→自古以來,醫生講「鬱症」,只知道用一些行氣順氣的藥,把鬱症全都當作實症來治療。這其中有不少的錯誤。我(景岳)把鬱症分成怒鬱、思鬱、憂鬱三類來談,這樣就比較不會有錯了!

 

如怒鬱者, 方其大怒氣逆之時, 則實邪在肝, 多見氣滿腹脹, 所當平也。 及其怒後而逆氣已去, 惟中氣受傷矣, 既無脹滿疼痛等證, 而或為倦怠, 或為少食, 此以木邪克土, 損在脾矣, 是可不知培養, 而仍加消伐, 則所伐者其誰乎?此怒鬱之有先後, 亦有虛實, 所當辨治者如此。

 

→怒鬱的初期是實症,病位在肝,多有腹脹的症狀。如果已經變成慢性,就沒有腹脹的症狀,只剩下中氣受傷的疲倦、飲食減少……等虛性的症狀,絕對不可以當作實症,用一些苦寒退火、瀉火氣的藥物。

 

又若思鬱者, 則惟曠女釐婦, 及燈窗困厄, 積疑在怨者皆有之。思則氣結, 結於心而傷於脾也。及其既甚, 則上連肺胃而為欬喘、為失血、為嗝噎, 為嘔吐; 下連肝腎則為帶濁, 為崩淋, 為不月, 為勞損。

若初病而氣結為滯者, 宜順宜開; 久病而損及中氣者, 宜修宜補。

然以情病者, 非情不解, 其在女子, 必得願遂而後可釋, 或以怒勝思亦可暫解; 其在男子, 使非有能屈能伸, 達觀上智者, 終不易邪也。 若病已既成, 損傷必甚, 而再行消伐, 其不明也亦甚矣。

 

→這一段也很有意思,翻譯如下:「思鬱」這個病,主要出現在三種人,包括:沒有伴侶的女性,以及準備科舉考試(又落榜多次)的考生身上,或是心中有一些長期積壓的,(對於其他人的)懷疑和埋怨……等等。

 

思鬱會造成心脾的受傷,嚴重的話,往上發展成咳嗽、氣喘、吐血、打嗝、吞嚥困難(類似胃酸逆流症狀)、或是嘔吐等等。往下發展成白帶、精中有白濁、月經血崩、月經不來、或是一些慢性的疲倦症候。

急性期,要用「順氣」「開氣」的藥,而遷延已久,就得修補中氣

 

但是,若因為情感的問題,還是要循情感的途徑來處理
像女人的問題,(大多是有喜歡的人卻不能嫁給他、或是在大家族中的地位/金錢不穩定而沒有安全感),就必需讓她完成她的心願,病才會好。

 

男人的問題,(大多是科舉功名考了十多年考不上,年紀老大一把了,家中經濟又沒有辨法繼續支持他繼續考下去),就要他自己想得通,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唯有看得開,有人生大智慧的人,疾病才能得到治癒
→就是說:不要再考了啦,趕快去找個能養家的差事比較實際吧!

 

又若憂鬱病者, 則全屬大虛, 本無實邪。 此多以衣食之累, 利害之牽, 及悲憂驚恐而致鬱者, 總皆受鬱之類。 蓋悲則氣消, 憂則氣沉, 必傷脾肺; 驚則氣亂, 恐則氣下, 必傷肝腎。 此其戚戚悠悠, 精氣但有消索, 神志不振, 心脾日以耗傷。 凡此之輩, 皆陽消證也, 尚何實邪? 使不知培養真元, 而再加解散, 其與鷺鷥腳上割股者何異? 是不可不詳加審察, 以濟人之危也。

 

→至於憂鬱症,就一概都是很嚴重的虛症。憂鬱症的成因,就是生活和經濟上的壓力,或者是事業上或官場的起起伏伏,以及情緒上長期的悲哀、憂愁、驚恐。


這些情緒或壓力長期下來,就導致氣的鬱結,造成憂鬱。悲哀會造成正氣的消失,憂愁會造成正氣的低沉,驚嚇會造成氣的循環混亂、恐懼則造成正氣下陷。長期以來心、肝、脾、肺、腎五臟都受到損傷

患者整日無精打采,提不起精神,看上去神情委靡(黑眼圈、膚色又暗沉、頭髮乾澀……),這些都是陽氣消失受損的症狀啊!那裡有什麼邪氣在呢?如果不趕快大補元氣,反而用開氣行氣順氣的藥物,不是等於在白鷺鷥的腿上割肉一樣嗎?當醫生的一定要仔細的去審察啊!

 

 

 

這段文字,我讀來是心有戚戚焉啊!大多數憂鬱症的患者,都是虛之又虛的體質,得大補元氣好幾個月才能改善。當醫生的千萬要保養這個細微的真氣。如果不小心,或是辨證不清、或是道聽途說,誤用了太強的行氣瀉氣藥;把患者虛微的正氣給瀉掉,那就大糟特糟了。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