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介給中醫醫案的目的,除了和大家分享這些有趣的case之外,也趁機為各位介紹一些精神科的疾病,希望可以讓大對這個領域有多一點的認識:這個醫案,同樣,是出自清.魏之琇的〈續名醫類案〉;主角是張子和,他是金元時期的名醫,以善用「汗法、吐法、下法」聞名。←(開個玩笑,顧名思義,凡是吃了他的藥,不是流汗、就是上吐下瀉←好個手法殘忍的醫師啊~~~~我真不想當他的病人)

為了增加樂趣,醫案原文我放在本文的最後一段,以下是林醫師翻譯的現代惡搞版)


衛德新先生的妻子,就是衛夫人啦!有一次出門在外,寄宿在旅館,半夜剛好遇到強盜放火打劫,她受到驚嚇~~~嚇到從床上摔下來,從此就得了一種怪病,就是呢~~每次如果有突然的聲響,這位太太就會受到驚嚇而昏倒。全家人為了她,連走路都用踮著腳尖走,深怕發出聲音而嚇到她。


一年多的時間,請過不知多少的醫師,都認為是心的氣血不足而生此病,吃了人參、珍珠、定志丸……這類安神養心的藥,衛夫人還是不見起色。

ps(林醫師補充)張子和在當時是算名醫吧!這個衛先生本來是很討厭張子和的,雖然太太生了這樣的病,但是就是不想把太太的命交到他手上,可是搞了這麼久都沒有辦法,只好還是請張醫師來幫她太太看診)

張醫師看完病,很有把握的說:「驚嚇是由外而來的,恐懼是內心生出的。恐懼的人都知道自己怕什麼,而驚嚇的話……就是事先不知道才會被嚇到←明明很有學問的一句話,怎麼我翻譯出來這麼腦殘?各位忍著點)

張醫師又講:「膽」這個字唸起來和「敢」很像,意思上也差不多。膽如果受傷,就會容易驚怕。
(林醫師os:報告張醫師,還有一個十曰十人干唸起來也很像,還比「膽」更有膽一些……逃~~~~)

那麼,張醫師是如何來治療這個患者的呢?

他叫兩個「瑪莉亞」(按:即女嫞)把衛夫人架在椅子上坐下來,說:衛夫人哪~~現在請您認真注視茶几啊~~

(衛夫人os:是要變魔術給我看嗎?等一下是會飛出鴿子嗎?)


突然之間,「!」的一聲,張醫師從背後拿出一根棒球棒,大力的往茶儿上敲了下去!衛夫人被他嚇了一大跳,這時張醫師說話了:夫人您害怕個什麼勁兒呢?我只是拿棒球棒敲桌子而已啊!←(林醫師os:這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嘛!)


等到衛夫人稍微恢復了,張醫師又故技重施,用力的敲桌子來嚇她。不止這樣,還叫人用棒子敲門、敲窗戶。衛夫人差點沒被嚇到「蔡尿」~~~(這句是我自己加的)~~~等到她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徐徐的笑的問張醫師說:這是那門子的治療方法?
←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徐徐而笑」,裏面應該藏有很深的恨意吧……就是那種「你最好不要有一天落到我的手裡的感覺。

 

張醫師解釋說,內經裡面有提到,「驚者平之」,這個平可以解釋為「平常心」的意思,就是說受到驚嚇的人,要讓他平常心,常常看到這些東西,就不會再被嚇到。注視茶几的目的是讓她往下看,因為受驚就是元神向上散失,而往下看就有收斂元神的效果(就跟我們打坐時,眼觀鼻、鼻觀心一樣的效果吧?)


那晚,衛夫人可真不好過,張醫師找人敲她房間的門窗,敲了整個晚上。硬是這樣幹了一、二天,衛夫人連打雷也都不怕了

 


 

番外篇part 1:

衛夫人後來恢復得很好,他老公從原來的「張子和反對派」搖身一變,成了「張子和是神醫應援團」團長,到處宣揚張子和的醫術高明,如果有人敢講張子和的壞話他絕對和他摃上!

(上面是真的,但是下面又是我自己加的)


番外篇part 2:

只有一件事很奇怪,一個多月後,有次張醫師從夜店喝完酒正要回家時,突然衝出一群人把他「蓋布袋」,痛打一頓後,揚長而去。警方到現在還沒找到犯案的兇手,這個案件也就不了了之。只知道張醫師背上一直留有一個高跟鞋的鞋印………



 

各位觀眾,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呢?

1.要惡搞別人之前,記得要先叫「瑪莉亞」把對方抓住

2.君子報仇,三年太晚。絕對會輪到你的!

3.打雷沒什麼好怕的(衛夫人os:何止打雷,現在我連打人都不怕了)

(ok,以上都是好笑的,正經的要開始了!)

4.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案例,特殊到驚世駭俗,讓人瞠目結舌!但是,我不同意這樣的治療方法。是的,各位看清楚了,

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


5.………

 

(啊嗚~~~我好累喔!先寫到這裏好了~~~~~下回待續)

 

搞笑歸搞笑,有興趣的人,還是建議您看一下原汁原味的原文如下吧!


張子和治衛德新之妻,旅中宿於樓上,夜值盜劫人燒舍,驚墮床下,自後每聞有響,則驚倒不知人,家人輩躡足而行,莫敢冒觸有聲,歲余不痊。諸醫作心病治之,人參、珍珠及定志丸皆無效。


張見而斷之曰︰驚者為陽從外入也,恐者為陰從內出也。驚者謂自不知故也,恐者自知也。足少陽膽經屬肝木,膽者敢也,驚怕則膽傷矣。

乃命二侍女執其兩手,按高椅之上,當面前置一小幾。張曰︰娘子當視此,一木猛擊之,其婦大驚。
張曰︰我以木擊幾,何以驚乎?伺少定擊之,驚又緩。又斯須連擊三五次,又以杖擊門,又遣人畫背後之窗,徐徐驚定而笑,曰︰是何治法?張曰︰《內經》云:驚者平之。平者,常也。平常見之,必無驚。

是夜使人擊門窗,自夕達曙。夫驚者神上越,從下擊幾,使其下視,所以收神也。一二日雖聞雷亦不驚。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