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我們在「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之中,談到古人用酒精來減少/阻斷「憂傷負面情緒對於大腦的連續影響」。今天我們更進一步來談談,古人如何應用酒精和大腦的相關性來治療疾病。

 

我們要介紹一個更有趣的方劑:「辰砂散」

 

辰砂散的內容是:辰砂(就是「硃砂)乳香(一種樹脂)、還有酸棗仁

這個方的主治項目是:治風痰諸癇,癲狂心疾。

 

這個方子有意思的地方,不在組成,而在服用的方法:「溫酒調下,恣飲沉醉,聽一、二日勿動,萬一驚寤,不可復治」

 

也就是說,把硃砂、乳香、酸棗仁打碎研成細粉,然後用溫熱的酒沖服,儘量的喝,不要客氣,接著讓患者連續昏睡24~48小時,千萬不要吵醒他。

 

這個可神奇了吧!在醫療資源有限的古代,居然有醫師建議讓患者昏睡,這麼奇特的治療方法?

 

硃砂、酸棗仁雖然都具有中樞神經的鎮靜效果,但是不可能馬上讓患者睡著,而乳香則是具有「活血化瘀」和「行氣」的效果,和鎮靜的關連性更少。所以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的說,患者的昏睡24~48小時,絕對是「喝酒醉」。

 

「喝酒醉」能昏睡到1~2日,可能血中酒精濃度已經很高,使得大腦活動被抑制,甚至達到接近「急性酒精中毒」。

 

中醫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居然會有人想到用「急性酒精中毒」的方法來治療「癲癇疾病」。讀者諸君,這是不是非常的不可思議呢?(無獨有偶,西方醫療體系也有過類似的治療方法,也是留待下回再講)

 

這種方法,為什麼會有效呢?因為,不管是癲癇還是其他抽搐的「心病」,其實都是大腦的細胞不正常放電所造成。用這種方式來治療,等於是強行的把腦細胞的功能全面抑制下來,之後大腦就能恢復正常的功能。

 

打個比方,就好像電腦當機出現很多亂碼,我們也不清楚真正的原因在那裏,但我們都會一招「重開機」!把電腦關掉再重新打開,原來的問題常常就消失不見了

 

古人也不會打電腦,卻知道大腦可以「重開機」,還真是厲害啊~~~

 

 


 

 

這個方首載於宋朝沈括的《靈苑方》,這本書已經失傳,但這個方子因為非常的奇特,後世不斷流傳,至今仍收錄在台灣中醫師的基本教材《醫方集解.除痰之劑》裏面。

 

不光是您,連我自己也曾懷疑,這樣一個特立獨行的方子,是不是「唬爛人」的呢?

 

~~~~歷史上還真的可以找到使用過這個方子的醫案呢!

 

「宋官吏吳育「少時心病,服《靈苑方》『辰砂散』一劑,五日方寤,遂瘥。」

 

「辰砂一兩、酸棗仁、乳香各半兩。 右量所患人飲酒幾何?先令恣飲,沈醉但勿令吐,靜室中服藥訖,便安置床枕,令睡前藥為一服,溫酒一盞調之,頓服令盡。如素飲酒少人,但隨量取醉,病淺人一兩日,深者三五日,睡不覺,令家人潛伺之,覺即神魂定矣!慎不可驚觸,使覺一為驚寤更不可治。上樞吳公少時,病心服一劑三日方寤,遂瘥!」(蘇沈良方  卷二)

 

歷史上這個宋朝的官員,就是吃了這個方子,睡了五天五夜,醒來之後病就好了……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以上,先大略的和朋友們分享這個有趣的方劑。在下一篇文章,我們會更深入的來探討本方劑,以及從中西醫學角度來看這個醫療的方式。


 

 

 

關於這個方子的更詳細解說,可以參考《景岳全書》的說明:

 

治風痰諸癇,狂言妄走,精神恍惚,思慮迷亂,乍歌乍哭,飲食失常,疾發仆地,吐沫戴眼,魂魄不守。

辰砂光明佳者,二兩。棗仁微炒,乳香明者,各半兩。右為細末。

 

先令病人隨量恣飲沉醉,但勿令吐,居靜室中,將前藥都作一服,用溫酒一鍾調勻,令頓飲之。如量淺者,但隨量取醉。服藥訖,便令安臥,病淺者半日至一日,病深者臥三兩日,只令家人潛伺之,察其鼻息勻調,切勿喚覺,亦不可驚觸使覺,必待其自醒,即神魂定矣。萬一驚寤,則不可復治。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