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您好,歡迎您來本園地一起討論醫學相關話題,不過下次麻煩您將所要問的問題內容,直接而完整的po在本板上面,這樣除了比較「順」以外,也方便我為您解答。

而且萬一我誤會了對方BLOG文章的意思,這樣若造成誤會,是很不好意思的。麻煩下次不要用這樣子的方式喔!

關於流感用什麼中藥的問題,其實在SARS期間也是有很多人討論用什麼中藥,情況很類似。

說說我自己的感想好了,SARS期間,我還在西醫領域服務,面對未知、致命、快速傳播的世紀傳染病……在醫院內,穿著隔離衣照顧病患、載著N95口罩為病人插(呼吸)管的醫護人員心情,也只在身在其中才能體會。

那種使命感、無奈、惶恐……百感交集的感受,大概是我們這一代(西)醫師共同的難忘回憶。

目前台灣現行的體制下,流感重症絕對是不會由中醫師來照顧的。我的同班同學(我醫學院唸的是陽明醫科,所以同學都是西醫師),目前都在各級醫院,照顧重症患者,如果真的流感爆發大流行,我的同學/朋友們將首當其衝,成為重症的第一線。

我自己轉戰中醫,在基層照顧患者,只知道自己的任務,就是提高警覺,以最有效的藥方來治療每一個感冒的患者,有火氣的當瀉火,寒氣重的當散寒氣……若有流感重症可能性,即快速轉診至責任醫院。

光憑症狀討論該用什麼藥,尤其是治最多變的「外感」,個人認為,不把脈的話,根本無從下藥,因為病毒在每個患者身上的變化,是「體質」x「病毒種類」的無數多樣性,根本很難預測,即使是同一家人來,互相傳染,結果脈症也都不同的,也常見到。

因此,理論歸理論,討論歸討論,你說大青龍湯、我說荊防敗毒、他說ooxx……最後還是套用一句mobile01上面的老話

「讓開!讓有經驗的來!」

也就是說,重症病人,還是全都收到西醫的加護隔離病房去了。講了半天,結果幫不上病人的忙……唉!可惜啊。

感想很多,總之覺得,我自己沒有真正以中藥治療流感重症/呼吸衰竭的經驗,所以也無法提供您什麼有證據、有把握的藥方。也覺得,以自己的背景,如果說出某某藥方即能治流感,而未真正投身(防疫)作戰體系,也是有點對不起在真正身在第一線,以生命承擔醫護天職的同班同學及好朋友們。

這是我個人的立場,純屬牢騷,無意筆戰。


另外,有關腹診的問題,也稍做一些討論:

在西醫的基本養成教育中的「理學檢查」裏,最基本的一項就是腹部的觸診。腹主動脈的搏動感,在體型比較瘦的患者身上是正常現象

不知道這是否就是你所提到的「腹間動氣」?

如果主動脈的寬度超過了6cm,則根據醫學研究,可能是主動脈瘤,而且可能有破裂的危險。最危險的狀況,是動脈血管壁的內膜已經受損,甚至有裂痕,這是有猝死的可能性的,不可不慎。而這類患者,通常都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動脈瘤破裂而死的,這種疾病的「篩檢」之重要性可見一般。

因此,還是要以超音波或電腦斷層,才能正確的判斷血管瘤的危險性以及開刀的必要性

對於動脈瘤這種外科醫生在管的疾病,就算診斷出來了,還是要轉診會同心臟血管外科作詳細的評估,個人覺得比較適當。

只是目前的門診體系,根本不允許醫師為每位初診患者作全身的理學檢查(做一個完整的全身觸診,要脫衣服,還要用手指插肛門←沒有道理因為擔心主動脈瘤而摸了肚子,但是卻不做需肛門檢查來排除直腸癌吧……真的全套搞下來,要花上30分鐘,而且大概病人也不能接受……),所以為了配合目前的醫療現況,還是以超音波的篩檢最為可行。

中醫的腹診,對於許多腸胃、臟腑疾病的用藥和治療確實相當有幫助,個人目前也只有腸胃系統/婦科系統疾病,或是在為了確認治療方藥時,才會為患者腹診。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