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個小故事……想做中西醫結合的有志青年們可以參考參考。  

    967月的一個下午,一名約30多歲的男性,由太太攙扶著走進我的門診,病患主訴近2個月來持續的下背痛,病況愈來愈嚴重,甚至夜間不能成眠。病人也到醫院去照過X光,抽過血,結果都是正常的,結果就吃了二個月止痛藥,可是情況似乎持續的惡化中。

 

    教科書上有叮嚀:下背痛的病史詢問上,有些危險的徵兆,如大小便失禁、夜間痛醒、持續而加強(crescendo)的疼痛、下肢力量減輕……等等。出現這些危險的徵兆時,就必需進一步詳細檢查,千萬不能給止痛藥了事。

 

    病人能夠走進來,代表肌肉力量尚可,體態兩側大至對稱,沒有明顯的肌肉萎縮,應該可以排除中風等問題。小便和大便都正常。理學檢查上SLRT沒有特異發現,但雙側的膝反射做不太出來。膝反射做不出來,不是股四頭肌出問題,就是坐骨神經、脊髓的問題。必需特別小心。

 

    西醫的理學檢查結果大致如上,而中醫的脈象發現呢?如下圖所示,脈象上非常的特殊,雙手脈象都是沉緊弦,而且在雙手的尺部整個有明顯的沉陷,沉緊弦的脈象接近脈法中的「牢脈」,代表「陰寒凝固」的意思,也就是說,這個「邪氣」已經進入身體的深處,而且嚴重的傷害了身體的「正氣」。仔細體察病人脈搏的跳動,可以感到上升時急促,但是還沒有完全上升時,卻嘎然中止,也無法明顯的感覺脈搏的下降,這就是中醫所說的「無根之脈」或「無神之脈」。

 

 888.jpg

 

  

 

   脈經云:「尺脈上不至關為陰絕,寸脈下不至關為陽絕。陰絕而陽微,死不治,若計其餘命,死生之期,明月節剋之也。」這個病人雖然在關部還有脈,還不能說是陽絕,但是尺部已幾乎沒有脈,可以說是陽絕的前奏吧!

 

    夜間疼痛、膝反射異常、牢脈、無根之脈,陽絕脈,舌苔黃腐……全部都暗示這個身體有很大的問題存在。

 

    我試著用針灸,從背後腰方肌、臀大肌、臀小肌的肌肉做些處理,看能不能暫時緩解病人的疼痛;激痛點確實存在,下針也有針感,但是對於整體的下背痛,並無立竿見影的效果。顯示疼痛的分布雖然和肌肉有關連,但肌肉絕非是唯一或原發的問題所在,發炎的來源可能是更深層的東西,因此一定要往更深的組織查下去。

 

    Ps因此,針灸可以做為輔助診斷的一環呢!有許多「氣機不暢」的疾病,可以用針灸立即取得效果。相反來講,如果「針不動」,要考慮有器質性的問題。也就是器官或組織已經有嚴重的傷害存在了。

 

(附註:病人張口時看舌頭時,嘴巴張不太開,我問他為什麼嘴張不開,他才說起他十幾年前有鼻咽癌第三期,但是當時已經治好了,後來複檢的結果,也都沒有復發的跡象。)

 

    我將收集的資料,寫成一張轉診單,大致是說:這個病人有不明原因的深處背部發炎,必需考慮細菌或結核菌在脊椎的感染,影響了脊髓神經的功能,因此造成嚴重的下背疼痛。鼻咽癌在十年後才復發的情形雖然非常少見,但是也不能排除因鼻咽癌復發轉移而造成脊椎骨壓迫性骨折。總之惟有藉助核磁共振的幫助才能釐清真正的病因。

 

    病人當日下午看完門診後,就立即到林口長庚醫院就醫,好巧不巧,當時的急診醫師是我陽明大學的一位優秀的學弟,看到我寫的轉診單,嘖嘖稱奇之餘(因為很少接到中醫診所來的轉診單,而又是認識的人),馬上就安排了核磁共振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在腰椎的第10-11節有化膿性的感染,細菌已經吃掉一部分的第10節和11節的腰椎,並造成骨折和脊髓的壓迫。只要再慢一二天開刀,可能就會一輩子下半身癱瘓。這是當時的報告:

 

999.jpg 

 

 

    接著就是馬上安排住院、開刀(病理和細菌學檢查發現是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打抗生素、復健等一連串的流程。9月底病人出院,回來我的門診,這次的脈象已經沒有沉緊弦,代之是沉滑,雙尺沉微也減輕成右尺沉微,左尺沉滑有力,舌色鮮紅苔少而有腐,顯示熱毒仍在,但體陰已傷。(見下圖)

 

101010.jpg 

 

    後來病人反復發燒入院數次,因為骨頭和脊椎附近,血液循環較少,抗生素不容易到達的,因此細菌常常殺不乾淨,造成感染復發。這是骨髓炎(骨頭的細菌感染)的常見情形。最近聽這位病人的親戚說,病人已經完成了第二次的手術,並且回去上班了。


 

一點小感想:

    這位病人因為早年患有鼻咽癌,身體的免疫力較為低落,即使細菌已經入侵到脊椎了,病人不但沒有發燒,連數次的抽血報告也都是正常的,使得臨床醫師不容易察覺有細菌的感染。然而脈象上的異常和舌診上的腐苔,以及理學檢查中膝反射的異常、及病人對針灸的反應。都顯示病人的脊椎有嚴重的受損及發炎。脈象和針灸讓我們對病人的病情更加能夠掌握。因此,及時轉診、及時手術、而拯救了這個病人。

 

    我常在想,如果自己不曾接受過西醫的完整訓練,光憑把脈,我會在第一時間叫病人轉診嗎?如果自己當初沒有學中醫,不會把脈,只是一個西醫診所的醫師,我會在第一時間請病人轉診嗎?嗯,老實的說,我不敢肯定。

 

    不禁回憶起在台中醫院、台北榮總繁忙而緊湊的西醫訓練,以及多年來許多中醫前輩及老師的指導。實在非常感謝他們給我的一切,讓我今日能在中醫診所做一個無愧於心的小小中西醫師。

 

    希望能有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我們中西醫師的行列!!

 

 

創作者介紹

Doctor01jeng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