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醫相關的連續劇中,「藥引」常常伴演了一個關鍵性的角色,有的時候是一隻有著奇怪名字的蟲子,有的時候是不知道那兒產的礦石,也有的時候只是尋常再不過的一片樹葉

總之 愈是稀奇古怪沒人聽過,愈是驚世駭俗不可思議 做為一帖藥的「藥引」 就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流傳天下最有名的故事,就是葉天士用三片梧桐葉當作藥引,救了產婦母子一命的故事。這個故事的版本甚多,我也無能力去考究那個才是真的,有興趣的朋友,估狗一下,「葉天士+梧桐」不難找到

不過比這則逸事更加妙筆生花的談到藥引,應該算是魯迅的「父親的病」一文:

-----------------------------------

父親的病‧魯迅

  大約十多年前吧﹐S城中曾經盛傳過一個名醫的故事﹕

  他出診原來是一元四角,特拔十元,深夜加倍,出城又加倍。有一夜,
一家城外人家的閨女生急病,來請他了,因為他其實已經闊得不耐煩,便非
一百元不去。他們只得都依他。待去時,卻只是草草地一看,說道不要緊的
,開一張方,拿了一百元就走。那病家似乎很有錢,第二天又來請了。他一
到門,只見主人笑面承迎,道:「昨晚服了先生的藥,好得多了,所以再請
你來複診一回。」仍舊引到房裡,老媽子便將病人的手拉出帳外來。他一按
,冷冰冰的,也沒有脈,於是點點頭道:"唔﹐這病我明白了。"從從容容走到桌前,取了藥方紙,提筆寫道﹕──"憑票付英洋壹百元正。"下面是署名,畫押。




「先生這病看來很不輕了,用藥怕還得重一點罷。」主人在背後說。

  「可以,"他說。于是另開了一張方﹕──"憑票付英洋貳百元正。" 下
面仍是署名,畫押。

  這樣﹐主人就收了藥方﹐很客氣地送他出來了。

  我曾經和這名醫周旋過兩整年,因為他隔日一回來診我的父親的病。那
時雖然已經很有名,但還不至於闊得這樣不耐煩,可是診金卻已經是一元四
角。現在的都市上,診金一次十元並不算奇,可是那時一元四角已是巨款,
很不容易張羅的了,又何況是隔日一次。他大概的確有些特別,據輿論說,
用藥就與眾不同。我不知道藥品,所覺得的,就是"藥引"的難得,新方一換
,就得忙一大場。先買藥,再尋藥引。"生姜"兩片,竹葉十片去尖,他是不
用的了。起碼是蘆根,須到河邊去掘;一到經霜三年的甘蔗,便至少也得搜
尋兩三天。可是說也奇怪﹐大約後來總沒有購求不到的。


 據輿論說,神妙就在這地方。先前有一個病人,百藥無效,待到遇見了
什麼葉天士先生,只在舊方上加了一味藥引:梧桐葉。只一服,便霍然而愈
了。"醫者﹐意也。"其時是秋天,而梧桐先知秋氣。其先百藥不投,今以秋
氣動之,以氣感氣,所以... 。我雖然並不了然,但也十分佩服,知道凡有
靈藥,一定是很不容易得到的,求仙的人,甚至於還要拼了性命,跑進深山
里去採呢。

  這樣有兩年,漸漸地熟識,幾乎是朋友了。父親的水腫是逐日利害,將
要不能起床。我對於經霜三年的甘蔗之流也逐漸失了信仰,採辦藥引似乎再
沒有先前一般踴躍了。正在這時候,他有一天來診,問過病狀,便極其誠懇
地說﹕──「我所有的學問,都用盡了。這裡還有一位陳蓮河先生,本領比
我高。我薦他來看一看,我可以寫一封信。可是,病是不要緊的,不過經他
的手,可以格外好得快。」

這一天似乎大家都有些不歡,仍然由我恭敬地送他上轎。進來時,看見
父親的臉色很異樣,和大家談論,大意是說自己的病大概沒有希望的了。他
因為看了兩年,毫無效驗,臉又太熟了,未免有些難以為情,所以等到危急
時候,便薦一個生手自代,和自己完全脫了干係。但另外有什麼法子呢?本
城的名醫,除他之外,實在也只有一個陳蓮河了。明天就請陳蓮河。

  陳蓮河的診金也是一元四角。但前回的名醫的臉是圓而胖的﹐他卻長而
胖了。這一點頗不同。還有用藥也不同。前回的名醫是一個人還可以辦的,

這一回卻是一個人有些辦不妥貼了,因為他一張藥方上,總兼有一種特別的

丸散和一種奇特的藥引。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藥引尋到了,然而還有一種特別
的丸藥﹕敗鼓皮丸。這"敗鼓皮丸"就是用打破的舊鼓皮做成,水腫一名鼓脹
,一用打破的鼓皮自然就可以克伏他。清朝的剛毅因為憎恨"洋鬼子",預備
打他們,練了些兵稱作"虎神營",取虎能食羊,神能伏鬼的意思,也就是這
道理。可惜這一種神藥,全城中只有一家出售的,離我家就有五里,但這卻
不像平地木那樣,必須暗中摸索了。陳蓮河先生開方之後,就懇切詳細地給
我們說明。

  "我有一種丹,"有一回陳蓮河先生說,"點在舌上,我想一定可以見效。
因為舌乃心之靈苗... 。價錢也並不貴﹐只要兩塊錢一盒... 。"

  我父親沉思了一會,搖搖頭。

  「我這樣用藥還會不大見效,」有一回陳蓮河先生又說,「我想,可以
請人看一看﹐可有什麼冤愆... 。醫能醫病,不能醫命,對不對?自然,這
也許是前世的事... 。」

-------------------------文章未完,網路上不難找到全文^^


魯迅的父親後來還是沒救活,魯迅被中醫所傷害後的痛苦,對中醫的不信任,也從這一篇文章中對藥引一事的戲謔,一覽無疑。

藥引一事,現在的中醫師已經不太常聽到了。藥引畢竟離科學,又更遠了,太多穿鑿附會,理所當然……這種經驗,根本是很難傳承下去,最後就是變成連續劇的最佳題材而已。

中醫是經驗醫學,能和前人的經驗接軌是基本也是最首要的事情喔!!!


 


 

 

 


 

Posted by Doctor01je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