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分享一個小case

約50歲女性,長期因胸口不舒,遍尋心臟科,胸腔科無效已數年。

自己做功課,覺得是不是和胃食道逆流有關,遂來求診。

脈象上右弱於左,右寸關處都是在浮中沉的"中"段偏細而上升力量不足。

應該是胃有問題沒錯。

給了一小包藥:半夏+黨參+蒲公英,叫患者先吃藥後,5分鐘後再回來把脈

………


5分鐘後,患者伸出右手,寸關部的脈象已經擴大,而上升的力量亦恢復,心中已有成竹。

問她現在感覺怎麼樣?嗯,很舒服,原來胸口空空的感覺已經不見了


有的時候,中醫真的可以很快又很有效。


半夏+黨參,是主治「脾胃元氣不足而造成腸胃的吸收和蠕動功能障礙(註1)」的「(金匱)大半夏湯」減去白蜜。大半夏湯本來就是治「胃反嘔吐」的名方,但也許因為組成太簡單了,並不常見於坊間一般醫師的處方中。(因為科學中藥的出現,導致在現代中醫師的養成過程中,加味容易,減味困難)。愈簡單的方子,有些醫師反而不太會用了。


加蒲公英是因為要去胃的瘀毒,通常久病必有瘀,相對於瀉心湯系列的「心下痞,按之濡」反應在右關上的(一點點)的浮脈),脈如果是細線又升不起來,我就常用半夏黨參加蒲公英這樣的方子做為基礎。


其實這類病人(脈象)也常常就是服用長期的PPI(氫離子阻斷劑,治療胃潰瘍及胃酸逆流的首選西藥)無效,停藥復發,或甚至後來出現腸胃脹氣等不適反應的重要族群。

正常情形下胃酸是輔助消化(尤其是蛋白質)的重要媒介,如同在之前的文章中提過的,當腸胃的元氣都已經喪失了,再去抑制胃酸的分泌,只是治標,不是治本,沒有了胃酸則消化食物的速度就更慢了。

這個方子以黨參大補脾胃的元氣,以半夏和陰陽降嘔逆,再以蒲公英去久病之瘀毒(發炎?),方簡效捷,實在很好用。


臨床上,這類的患者常伴隨著程度不等的自律神經失調。為什麼呢?從中醫的學理來解釋,脾主思,憂思傷脾。長期的精神壓力,苦思不得其解,所造成的脾胃元氣的慢性消耗,就會造成類似胃食道逆流的症狀。再者,一個脾脈虛弱的患者,顯示其「脾主思」的能力也下降,也可能會出現腦神經衰弱等情形。因此這個方子也是個人治療自律神經失調常用的主方之一。


現代醫學的研究也直接發現了許多大腦和腸胃道間的連帶關係和互相作用,

http://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fm?id=gut-second-brain

這篇報導就提到「腸胃道擁有錯綜複雜的神經體系,可以說是人體的另一個大腦

打 "brain" and "gut" connection這類的關鍵字,可以查到很多相關的學術文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更進一步深入去看。


其實「自律神經失調」和「胃食道逆流」之間的關系,講三天三夜也談不完,之前本來想要詳細的介給一下,無奈夜長夢多情長紙短

……總之是工程浩大,暫時無法寫出心中的完成版,就先以這一個小小的案例來和大家分享囉!



註1:這是個人的詮譯,以讓一般民眾較易了解。至於專業人士諸位先進,看脈象和處方想必已了解其中重點!


全站熱搜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