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病人來到診間,第一句話就是「我想戒掉安眠藥/西藥;我不想上癮。」

「上癮」這兩個字真是沉重的標籤,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寧願睹上生活崩裂的風險,也要逃避這兩個字。

親愛的,不要聽那些沒經驗的人講的話:讓真正的醫生告訴你,「藥,是幫你渡過難關的。等你好了,自然就不需要吃藥了。

把安非他命得到快感的上癮,跟抗憂鬱藥/安眠藥解除病人的痛苦,這兩件事劃上等號,是一種販賣恐懼的行為,真的是糟透了。不管出發點是良善的還是別有居心都糟透了。

我們在安寧病房陪伴病人渡過最後一程時,癌末病人為了解除他們24小時的痛苦,morphine(嗎啡)是必用的藥品,在緩解痛苦的當下,你只看到病人勉強擠出一隅的微笑,「終於痛得比較少了」,何曾看過他們有得到快感呢?

更何況是安眠藥、抗憂鬱劑,跟本就不會給病人帶來快感。又從何而來,「上癮」的指控?病人需要藥物來緩解他的痛苦,怎麼會是上癮?

奉勸所謂的"善心"人士,如果看了夠多的病人,真的,你就會知道自己的極限。

病在少陽/陽明,可以用柴胡劑、大黃劑處理。脈把得夠仔細,藥下得夠精準,的確可以在短期取效。那個時候你會覺得自己很行。

陰虛濕熱,你想要一劑知二劑己,那跟本是笑話。藥物作用的時間跟人體吸收的極限,根本就是一堵高山一樣的柵欄。就是一整個長期抗戰。

更何況,有些病人他的現實生活就是排山倒海的壓力,短期內不可能解除,你想要他過規律生活,放下一切,真的是說的比唱得好聽。醫者要做的,是幫他撐過這一兩年的壞運氣。

你有治療過受性侵病史的病人嗎?社會新聞殷鑑不遠,你知道那個肝氣鬱結反反複複有多難解嗎?區區幾帖中藥,想要把這些記憶抹去,難道自以為是上帝嗎?中醫這東西,說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很難。網路上開個方很簡單,實務上,要負責到底不是件容易的事。

 

病人受苦,載浮載沉於苦海之中。不經思考的停西藥,是一腳把病人從竹筏上踢下去。減藥停藥是一門專業的學問,要完整評估,謹慎執行,不能用患者的生活來賭博。

雖然少數幸運的善泳者後來獲救了,但沉下去的人,是不會被看見的。

各位患者,千萬不要當那個沉下去的人。不要輕信網路傳言,輕易停藥,請務必尋求及配合專業的協助。

全站熱搜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