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執業是一個充滿創造力的行業,將千年以前的醫學古文,輸入中醫師的大腦中整合後,重新的應用在門診的每一位患者身上。喜歡這種感覺的,做起中醫如魚得水;相反的,若安於依樣畫葫蘆的,不是自己苦不堪言,就是病人苦不堪言……

每一個病人的每一次/每一種病都有其獨特性和關連性,所以每一次開方都是一種演繹,甚至於創造。

更不用說,古代和現代的環境不同、病人衛生和健康條件不同。因此,當代中醫的執業亦可說,是一種古老生命(靈魂?)的重現。(註1)

以創造為手段,自然會有不少驚奇的回饋,以下案為例:

有位從遠方坐高鐵來的朋友,因為每日幾乎整天的頭麻、臉麻、肩麻、手麻……(類似自律神經失調症狀)而困擾不已;

脈象上為沉緩大而無力,但在右寸關有浮緊按之滑數之象,診為脾虛夾濕及氣虛,兼有風寒束表而阻滯氣機,又生濕熱,氣機阻滯更甚而致病。

處方以補中益氣湯略加去濕熱之藥,現場針合谷及曲尺穴(洩法),加服一包越婢加朮湯+旋覆花,囑兩周後回診:

 

回診時,患者表示反應相當良好,困擾已久的毛病,在這兩周內幾乎都沒有發作了。

更有趣的是,當天服藥及針灸後,一開始還沒有什麼感覺,高鐵坐到台中時,覺頭部及肩部輪流出現麻的感覺。等到回到高雄後感覺退掉,之後再服補中益氣湯加減就更整個穩定下來了。

藉由越婢加朮湯與針灸的效果,來立即解除右寸關浮緊按之滑數的(風寒束表致濕熱)的病機;正驗證了中醫古籍中所述的:當風濕從身體排出時(汗法),有可能出現的「如蟲行皮中狀」之觀察。(註2)


而 這樣迅速的反應與神奇的療效,真的是,唯有當代中醫師能啜飲的:與古老靈魂間的激盪



 

然則,「創造再生」乃藝術的行為,醫療若只建立於其上,未免流於空泛及危險。以下案為例:

 

夜診:一位約50歲男性,體型壯碩,主述今日晨起後有一個小時左右的左胸口悶痛,以及心跳不適,一整日下來有數次的胸悶不適

脈象為弦數代脈,而且,跳兩下後會停一會兒→這不是bigeminy嗎?(中文譯為:雙聯律)

病人說,他也覺得今天心跳的節奏怪怪的,跟以前並太一樣→心跳節律的突然變化不可小看

bigeminy是一種心律不整,它可以是良性的,但也有可能是心肌梗塞的併發症,或是嚴重的心臟傳導系統的失常,後兩者皆可能引發嚴重的心律不整而致死。

速速請他到隔壁馬路上的西醫診所做一張心電圖……

過了約莫20分鐘,病人回來了,拿到了一張的轉診單和一張心電圖。心電圖上,的確是bigeminy,但p波隱藏在T之中,且無任何心肌缺氧的現,為良性的atrial bigeminy(註3)

配合其弦數脈象,可以認同為交感神經過度亢奮所致之雙聯律,而非急性/致死可能之雙聯律。讓人鬆了一口氣,不用叫救護車了。

我向病患解釋過心電圖的變化後,囑咐他若有臨時不舒服還是要到急診報到。不過病人表示在西醫診所已經吃了一顆藥(NTG)(硝化甘油),因此胸悶不適暫時已經緩解,想回家休息,配合中藥調理,再找時間掛心臟內科門診進一步檢查。

反正呢!沒有急性的問題,我也樂於放患者回去,自行判斷如何處理。

Well,

病情的輕重緩急,若能先予以釐清,就能讓自己手上的病患不曝露於危險之中。接下來看是要以中藥活血化瘀還是舒肝解鬱……就隨脈證再論了。

 


 

 

結論

中醫脈/症/藥的掌握能力,與臨床急症的辨識能力一樣重要。做為當代的中醫師,蠟燭兩頭燒是無法逃避的宿命

一邊與古老的靈魂對話,設法解決病人的疑難雜症;另一方面也要與現代醫療接軌,或尋求良好的西醫合作資源,以保障病人的生命安全和知的權利。

就如同科幻片中,沉寂千年的古老靈魂要重生時,亦需要一個新的軀殼。我想,現代的醫療知識和設備,應該我們所能找到的,最好、最強壯的饇殼。

如此,則古老靈魂地下有知,必也欣喜能與我們一同活躍於21世紀。



後話:

上面所舉的案例一,對於中醫前輩來說,只是雕蟲小技;案例二,對於心臟科醫師來說,更是家常便飯,豆芽菜一根。

但我想強調的是,這些都是每天在門診上演的,而兩邊的能力都很重要。要整合這些知識,更是需要長時間的淬煉。

我欽佩許多的中醫前輩們,身受正統中醫薰陶,又能接受現代醫療並不完美的治療方式,而盡力為病人謀福利。他們是與時代並進的。也是我們該學習的。

中醫只有門診,沒有急診的設備,也沒有住院的環境和人力。

守在門診,中醫師只看得到病人生病的一小環節,看不到病人在急診室的傍惶失惜,也看不到病人住院後的複雜轉折,看不到病人在加護病房內的生死一瞬,看不到病人在安養院的無奈,看不到孤單老病人在家裏無人看養的辛酸,更看不到臨終病人在生命結束前的痛苦掙扎、甚或含笑而逝。

我們只看到了門診的那5-10分鐘而已。

個人在西醫的期間,上述的每一環節皆實際參與,所以我覺得我有資格也有必要,向所有中醫的愛好者講這句話:我們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萬能的,義和團式的中醫,誇口中醫無所不能,無所不治,所有病都一劑知二劑止。那只是陷中醫於不義,陷病人於危機。

唯有看清自己的有限,才能最用力的發揮自己的功能。

 


(輕鬆一下)

啥?你說有東西是萬能的?我是萬能!(請點我)

..

....

......

..........OK, I服了U……


註1:我每次開方時,腦中浮現起古書的條文,就好像那些古老靈魂在旁點醒我一樣。不過有時也會出現兩個不同意見的聲音←呃…這是schizophrenia的前兆嗎?

註2:蟲行皮中:傷寒論 及 金匱要略中:桂枝去芍加麻黃附子細辛湯,及防己黃耆湯皆有此記錄。可google一看

註3:病人無心臟病之藥物史,無服用毛地黃,無甲狀腺疾病病史。

 

全站熱搜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