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曾經提過,在東漢醫聖張仲景的「傷寒論」中,用「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六個層次來解釋人體的功能。「 少陽病」已經在先前講過 ( 請點我 ) 這次來介紹一下「厥陰病」。

少陽病和厥陰病是整個傷寒論中最難懂的兩個章節,尤其厥陰病,很多的中醫書籍 ( 甚至是中醫老師 ) ,遇到這個章節,常常是草草帶過,或照本宣科的講 。厥陰病中介給的方子,尤其是厥陰病的代表方:「烏梅丸」,會使用的中醫師更是少。

 

我自己在這個部分花了不少的時間摸索,因此想在本文,粗淺的介紹厥陰病的理論,以及「烏梅丸」的應用。希望能給正在學習中醫的學生一些幫助,以及與中醫同好分享我的小小經驗。

「烏梅丸」算是厥陰病的代表方。不少我的病人都吃過這個方子,不過回診時,臉上都寫著複雜的表情,而一律都是這樣子抱怨:「林醫師你開的這個藥很有效,可是真的好難吃喔!」。

有多難吃?「烏梅丸」顧名思義,君藥 ( 最重要的藥 ) 是烏梅,烏梅和我們平常吃的酸梅不同,張仲景還特別交代,梅子要用醋泡過,酸的程度可想而之。其餘的藥也不好吃,包括了:有苦說不出的「黃連」,苦死人不償命的「黃柏 」,還有又辣又嗆又麻的乾薑、川椒、細辛、附子,再加上人參和當歸兩味尚稱好吃的藥。把這些藥加在一起,酸苦乾辛麻……五味雜陳,可想而知。

所以張仲景要把這個藥做成「丸」,幾顆小丸子,稀哩呼嚕吞下去,舌頭也就不用嚐這麼多苦頭。但是因為目前的衛生法令,並不允許醫院診所將科學中藥打成錠劑或丸劑 ( 改變劑型 ) ,我也只得好說歹說,所謂「良藥苦口」 blah…blah…blah ,請病人多多忍耐。

不過,吃苦是有代價的。因為中醫是「味覺」的醫學,中醫的規則,就是由藥物的「性」、「味」去定義藥物的作用機轉。很多藥物在口腔直接給予味蕾刺激之後,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達到效果,尤其是腸胃系統的疾病,更是如此。所以我們把烏梅丸的劑型 ( 丸劑 ) ,用科學中藥的「散劑」來取代,雖然很不情願的,讓患者吃起來口感不太好,但其實效果可能是更快更好的。

 

要講烏梅丸的用法,就一定要先提一下「厥陰病」的涵義:

 

從中醫思想來講:「厥陰」的「厥」是「極至」的意思,因此「厥陰」就是「陰中之至陰」,也就是最冬天最冷的一日,正是「百廢待舉」的狀態,接下來是漸漸回暖,迎接春天的到來。也就是「黎明前的黑夜」。少陽和厥陰互為表裏,都是代表一種「升」的力量,不過一陽一陰,在層次和先後順序上,略有不同。 ( 但一樣難懂…… )

複雜的理論和思想,只是古代醫家借用來形容人體運作的語言。因此,我們不要掉入文字和易理的浩瀚大海中,還是要專注於疾病和生理的變化。

我自己使用烏梅丸大概是兩個時機:一個是患者身體寒熱錯雜,元氣不生的時候,此時脈象要謹守張仲景的指示:「脈微而厥」→→細弱到快摸不到。這個部份不容易體會,可能要跟在醫師旁邊慢慢學習把脈。大部份是使用於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出現虛弱、疲倦、煩燥等症狀, 而又有 虛不受補的情形時,這時可以用烏梅丸來做短期的調整,先恢復患者的元氣(啟厥陰)。

 

 

提供這個脈診圖做為參考:

「脈微而厥」在這位患者的身上,是右手脈比左手脈明顯。左手的弦細數脈有其他的含義,從中可擬定接下來的治療計畫,在此略而不提。

 

 

(ps.其實這個案例已經包括了:厥陰病原文中的「氣上撞心」條件,以及陽氣不升的頭暈及胸悶症狀,不管由脈象或症狀,都是烏梅丸的對症)

 

第二個使用的時機是慢性胃炎,或是長期的消化不良 ( 吃東西腹脹、悶痛 ) ,也有的患者是以慢性的食道逆流來表現。不知飽餓,或更精確的「餓了又吃不下 (傷寒論 原文是:飢而不欲食 ) 是其中最重要的關鍵。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Doctor01j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